郑丽华校长--朴门永续的花园学校

  • 时间:
  • 浏览:110
  • 来源:汇智之家

作为博士时研读农学方向的家长,我很惊喜在自己孩子的学校里,小学阶段就开展了具有高度专业性的“朴门永续”理念的学农实践课程,因此,作为家长,我自告奋勇进行了这一次有意义的采访。

孩子在郑丽华校长的学校里,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区位和自然条件,每周孩子们在户外的时间超过8个小时,超过了北欧学校平均水平。

研究发现,与自然的有效接触能增进儿童的整体健康和整体发展,能增进儿童的认知发育,增进儿童的社会发展,减少儿童焦虑、抑郁和压力,提升儿童的自尊和自我效能,提升儿童的成就感和心理赋权等等。正如郑丽华校长所言:“自然是开启儿童内驱力的一把钥匙,是儿童热爱生活,热爱世界的来源。我希望我的学校里的孩子都没有自然缺失症”。

户外学习被认为是“恰当的童年”的一个必要部分,然而在现代社会中因为父母的抚养焦虑而使得“田园牧歌式的童年”越来越少,孩子们与自然界越来越隔绝,越来越不了解世界是如何运转的,越来越陌生于万物生长的繁荣。

郑丽华校长的这个理念来源于她的亲身经历。“小时候我的父亲虽然工作很忙,但我每天放学之后去找他,他都会抽时间带我到大自然里走一走。那里是我至今都难以忘怀的地方,我还记得雨后森林的味道,看过通体透明能看到骨头的奇怪的鱼,看过蘑菇如何生长、小鸟如何筑巢、蝴蝶如何繁衍,看过一对黄鹤每天从天空中飞过,飞往山间的家,家里还有一窝小黄鹤,还有在其他地方都看不到的奇奇怪怪的各种植物和小动物。这些场景似乎就是我的精神圣殿,从这里我能汲取源源不绝的力量,让我热爱生命,热爱生活,心底宽广”。

郑丽华校长的学校开展自然教育,是希望孩子们在完全暴露在自然中时,通过教育活动能发现自然的奇妙之处,欣赏自然从而建立生态素养和与自然产生链接。所谓自然链接是指一种人类与自然之间形成的情感联系及持续与自然接触形成的康乐感。自然链接理论认为持续的曝露于自然中获得好处及从自然界中获得积极体验而形成的人与自然的关系将直接影响人的身体,精神和整体福祉。

当今社会的孩子由于荧屏时间过多,父母的观念,社会的环境等多方因素等造成与自然形成隔绝,自然体验已经下降到人类作为一种大自然物种以来的最低水平。这种与自然的隔绝就是郑丽华校长提到的自然缺失症。“自然缺失症(Nature Deficit Disorder, NDD)”最早由美国作家鲁夫提出,特指人类(特别是儿童)长期与自然隔绝而产生的生理和心理的各类症状,虽然NDD没有被列为医学意义上的疾病,但长期的自然缺失却可能导致一系列身体机能失调或疾病的获得几率上升,如罹患肥胖症的几率上升15%,抑郁症上升33%,焦虑症上升44%。虽然NDD没有被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疾病种类大全ICD-10和美国心理治疗师协会的精神疾病诊断手册DSM-5列入成为医学意义上的疾病,但长期的自然缺失却可能导致一系列身体机能失调或疾病的获得几率上升。有理由相信,自然脱链(nature disconnected)是导致NDD的可能原因。

如何才能让孩子不再有“自然缺失症”,郑丽华校长设立了基于朴门永续(Permaculture)理念的“学校花园项目”。朴门永续是一个由permanent(永久持续的)和agriculture(农耕)组合而成的词,是一套设计系统,由比尔·莫里森和大卫·洪葛兰为了可持续人类环境而创立。朴门永续设计追求的是给地球的生命提供一种可以持续的、安全的发展模式,其主要精神是发掘大自然的运作模式,从中寻找各种可效仿的生态关系,再模仿其模式来设计庭院、生活,以寻求并构建人与自然的平衡点,它可以是农业科学,也可以是一种生活哲学和艺术。

郑丽华校长所倡导的“学校花园项目”是指基于朴门永续及自然教育理念,建立一个拥有多样户外教室的未来校园。这样的学校可以将户外自然环境(花园)与常规教学内容相结合,学习语文、数学、英语、历史、地理、生物、天文等学科知识。在这样的校园环境中,教师可以将其作为课程研发的设施,用来开发多种户外教室作为特定课程科目的学习场所。同时,孩子们可以在日常生活和学习中保持与自然的联系,通过玩耍、亲身体验以及特定的研究来学习生活和生存的功课。课程项目的开展依托于食物或其他植物的种植,同时融合小学常规教学内容的学习。

朴门永续、学校花园、自然链接,这些只有在学术文献中才能被看见的理论,在郑丽华校长的校园中得以理论联系实际,落实到育人的细节中。做教育的创新需要能力更需要勇气,需要对教育的赤子之心!郑丽华校长用适合中国国情的方式,吸收国内外先进的自然教育理念,扎扎实实地探索着对抗“自然缺失症”的中国方案,有郑丽华校长的学校,是孩子们的教育福利,更是家长们寻寻觅觅的花园学校。